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北京停车收费随意发票需索要 政协委员建议电子收费

市交通委近日发布消息,截至1月22日,2016年停车收费员换证工作已全部完成,最终2058人领取新证件。北京晨报记者调查发现,停车管理员领取新证上岗已满1月,但不佩戴证件、收费混乱等老问题仍然存在。市政协委员朱良建议,应逐步实现道路停车电子收费,并在相关网站公示收费数据,做到停车收费透明公开。>> 问题 <<人员 管理员不佩戴证件近日,北京晨报记者在东城、西城、海淀、石景山等城区随机调查发现,路边停车管理员很少将证件佩戴在身前显著位置。2月26日上午,海淀区大钟寺附近,一名停车管理员骑着电动车在路边巡视,胸前并没有佩戴证件。当有司机要求查看证件时,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片晃了一下又装了回去。当被质疑收费管理员的身份时,他笑笑表示,“不信你可以不停这儿,不过小心被贴条儿。”最后这名司机还是将车停进了路边车位。针对不佩戴证件问题,北京晨报记者询问了多名路边停车管理员,很多人对此不以为然,认为随身携带即可。石景山金顶路附近一停车管理员表示,“我在这条路干了几年了,经常停车的人都认识我,还用查证件吗?”调度 见缝插针指挥停车北京晨报记者发现,在中心城区一些车位紧张的街道,停车收费员经常会不顾地面划好的车位,调度车辆见缝插针地停放。2月20日中午,西城区中国儿童中心北侧胡同,道路一边停满了车辆,基本是一辆车离开另一辆车立即停进来。记者驾车来到这里,向一名女性停车收费员询问是否有车位,她指挥记者的车停在了整条车队的最前面。记者发现这个位置已经在划线车位之外。女收费员解释,附近停车位紧张,交通协管员贴条贴得厉害,不过放在她说的位置不会有事。“我在这里看着没事的。”记者注意到,在中心城区的一些影剧院或者办事单位门前,当车辆过于集中时,停车管理员有时还会根据车辆停放时间不同,让一些短时停放的车辆暂时停放在其他车辆外侧。不过需要车主在车上留下电话,以备随时挪车。